刚军训完就上了女生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刚军训完就上了女生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376
    管理员

    四中的规定是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期间是学生们的晚自习时间,三个年级雷打不动。虽然我们高一新生还处于军训周,但也不免在傍晚洗完澡吃完晚饭后继续回到教室上晚自习。

      由于寝室规定不允许使用包括烧水壶等大功率电器,导致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座位上熬过三小时后的我们,还得在下课铃响之后连忙冲回寝室,紧接着拿上开水瓶去开水房打水。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和班上的同学们也都大部分混熟了,每次在开水房打水我都会借机与班上几个玩得来的女同学打闹调笑。这期间我与陈洁关系走得最近。陈洁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留着短发,眼睛小小的,但特别有神,闪闪发亮的。每天陈洁都是笑眯眯的,她一笑就会挤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陈洁个子1米6左右,瘦瘦的,胸部不算巨乳但特别挺拔,从侧面看起来很立体,让人看了就有想用手掌握住蹂躏的冲动。陈洁每天穿着长裤,但脚下却喜欢穿一双凉鞋,这不协调的搭配反而衬得她的双脚特别显眼。

      一晃军训已经开始了三天,这天是周三,上完晚自习的我与女友赵玉琪相约在操场上散了散步,依存了片刻,刚刚舌吻了一会就被赵玉琪推开了,“我要回寝室啦,明天见~”。

      一腔浴火无处发泄的我赶回寝室时已经是十点二十多,当我拿上水瓶跑到开水房时里面打水的人已经不多了,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还在那里聊天。突然我听到一声玻璃打碎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唉呀”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陈洁在旁边水槽打水的时候开水瓶爆胆了,还好开水瓶里本来还有一些凉水,但仍然有些热水溅到了陈洁的身上,她的裤子湿了一大片,脚也被热水烫的微微有些发红。

      我赶紧走过去问她,“你还好吗陈洁?有没有烫到?”,陈洁一脸痛楚,但看到我走近,她笑眯眯地用一双亮亮的眼睛看着我说,“脚烫到了一下,不过还好啦,不是很烫”。

      这时走近我才看见原来陈洁穿着一条浅色的长裤,这时被热水打湿已经湿哒哒地贴在了她的腿上,清楚地浮现出了她完美的腿型,我脸一下子就烫了起来,然后假装关切的说,“你脚都烫红了,还说没事,过来,我帮你看看有没有烫伤。”,接着不由她回答就牵着她的手把她拉到了开水房后面的灌木丛里。

      我让陈洁坐在草坪上,接着我把她的裤脚轻轻地挽起来,最后伸手解开了她脚上的凉鞋,小心翼翼地脱了下来,用手捧了起来。一双洁白匀称的玉足展露在我面前,脚不瘦不肥,脚趾修长可爱,被热水烫的微微发红,显得格外的诱人,仿佛在说快点吻吻我。

      看着我愣愣的样子陈洁脸红了,她小声的说,“你..你不是要帮我看看有没有烫伤吗,看完了吧?”,我反应过来,但看着面前的玉足,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捧起一只,凑近了鼻子使劲地闻了起来,一股微微的酸臭混合着清香涌入我的鼻腔。陈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反抗,只是脸涨的通红,低着头看着地面。回家01.com我见她这般态度更是没有了顾忌,跪在她的身前举起她的双脚直接盖在了我的脸上,我深深地吸着陈洁脚底板的脚味,并用两只大手用力地抚摸她的小腿。陈洁这时已经脸红的要滴出血来了,她好像鼓起勇气一般抬起头盯着我说,“刘言,你喜欢我吗?”。

      我呆了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犹豫,于是干脆地回答道,“我喜欢你,陈洁,我喜欢你的脚,你的身子,你的眼睛。”,陈洁一脸欣喜的看着我,然后突然上身趴在我身子凑在我耳边说,“那我的脚,我的身体,我的眼睛,我的一切都属于你”,接着猛地吻上了我,陈洁显然没什么经验,用小舌头在我的唇上乱舔,我伸出舌头,开始回应她。

      我把粗大的舌头粗暴地顶开她的贝齿,伸进了她的口腔,猛烈地吸吮着她的唾液,时而直顶她的喉咙。陈洁一脸迷醉,半闭着眼睛任由我狂吻,我们混合的口水沿着她的下巴一直流下去,显得特别淫荡。

      我的手也没闲着,直接脱掉了她的校服短袖,接着熟练地解开了她的奶罩,接着用大手直接握住了她那对挺拔的玉兔,粗暴地用力揉捏了起来,她的乳头小小的,却早已充血硬了起来,我用手指掐住,狠狠地扯拉搓动。这动作显然弄疼她了,但陈洁没有抱怨,反而更加卖力地迎合着我的吻,并一只手扯下了我的裤子,按在了我早已勃起的肉棒上。

      初经人事的她显然不知道该怎么服侍我,我腾出一只手引导她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马上她就掌握了诀窍,开始一下一下大力地撸动我的鸡巴,弄得我一时竟有些忍耐不住,龟头也渐渐分泌出了精液。

      我被她弄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嘴巴忍不住脱离了她的小嘴,我看看陈洁,此时的她头发乱乱的,眼神迷蒙,小嘴微张,嘴唇和下巴上全是我和她的口水,我对她说,“来,用嘴帮我弄。”,接着用手暴力地扯着她的头发把头按在了我的胯下,陈洁顺从的听从了我的指挥,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棒,用她柔软湿润的口腔包裹住了整根鸡巴。

      我被她含的舒服的快翻白眼了,“啊~你真是个小骚货呢,第一次就这么会,天生就是伺候男人的胚子。”,陈洁抬起头乖巧地对我说,“我愿意当你的小骚货,小母狗,我什么都听你的”,说完又低下头认真地给我口交。我听了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心中对陈洁也产生了一丝情愫,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女友赵玉琪,想起这么久赵玉琪还没有给我口交过呢,哼,臭婊子给我装清高,还是陈洁听话。

      想到这我再也忍不了了,一把把陈洁推开,扯开陈洁的裤子和内裤,对准她那早已体液泛滥的小穴,挺起肉棒狠狠地捅了进去。我感受到我的龟头挤进窄小的阴道口然后被娇嫩的肉壁挤压着直抵陈洁身体最深处,舒适的感觉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紧接着我再把肉棒整根拔出来再猛地挺进去。

      忍受着处女小穴被我蹂躏的剧痛,陈洁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可她没有说话,咬着嘴唇忍耐着痛楚,用那双亮亮的小眼睛深情地盯着我那因为快感而露出迷醉表情的脸。

      看着陈洁这幅柔弱的模样,我的兽性愈加地被点燃了,我抓起陈洁的一只白花花的大腿抗在我肩上,把她的脚伸到我面前边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脚味边狠狠地操她,同时我看着她那副贱样子忍不住用手用力地抽她耳光,被我抽打的陈洁似乎越来越兴奋,每被我抽打一次她的阴道里就一阵收缩,夹得我的鸡巴一阵舒爽。回家01.com“贱婊子,你可真他吗骚啊,喜欢我打你?”,“啊啊是的老公~用力打我,我好喜欢~”,听到她居然开始喊我老公,我不禁心里一暖,停下了对她的抽打,把两根手指插到她的嘴里,玩弄她的舌头,陈洁忙听话地伸出舌头像一条狗一样卖力地舔舐着我的手指。

      我受到这种刺激,再也忍受不住,连忙加速抽插几次,从她的阴道内拔出精液,对准了陈洁的臭脚爆发了出来,陈洁配合地用双脚夹住我的鸡巴快速套弄,将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榨了出来。射完后我无力地坐在草地上,陈洁见状忙乖巧地爬过来跪伏在我的胯下帮我舔鸡巴,直到把精液一滴不剩地舔干净吞了下去。

      我看着她这幅淫样不免淫笑了出来,摸了摸她的头说,“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了,乖乖的,以后老公每天都玩你。”,陈洁闻言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之后陈洁便成了我的小情人,我们隔三差五相约在打水房后面的小草坪打野炮,在我的调教下小妮子的性欲完全被开发了出来,奴性也越来越强,每次都好像要榨干我一般疯狂地做爱,弄得我那段时间腰酸背痛的。平日白天在班上的时候也总是喜欢下课黏着我,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样子,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呢。

      哦对了,对于赵玉琪的存在她是知道的,其实我们班同学多多少少都知道,因为每天中午赵玉琪都会在楼下等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对于此陈洁似乎并没有什么想法,对她来说每天大部分时间赵玉琪都是不在我身边的,反而我和陈洁在一个班上每天朝夕相处,陈洁很满足与成为赵玉琪之外的唯一占有我的人。但也因为陈洁对我的这种占有欲,后来也让我多了许多头疼不已的麻烦事。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