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72乞丐玩弄校花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072乞丐玩弄校花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5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561
    管理员

    乞丐玩弄校花

      清花大学坐立在华夏国的首都作为全国最高学府里面的头牌大学不知道多少人打破头都想进入这所大学享受最优质的教育。

      五月份的清花大学马上步入炎夏大树茂密的绿叶在春天最后的微风下摇曳着下课铃声响起来来往往的男女大学生有说有笑从教室出来少女的短裙短裤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为这所大学增添了不少靓丽的风景。

      「黄婉儿我喜欢你!!!我今生非你不娶!」楼下传来胆大男生的表白引来一道道青涩少年少女的驻足围观。

      「婉儿姐今天又有人给你表白呀真是羡慕呢」

      「那可不是吗我们婉儿妹妹可是清花大学校花呢追求者从校门口都能排到省外了呢」「对呀对呀自从上次校花选美大赛现在每天都有人给婉儿姐表白呢」「哎呀你们就知道取笑我哼!烦死了每天都有人来骚扰还让不让人午睡了?」16栋楼楼上宿舍传来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几位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在窗前看着楼下越来越多的人群其中有一位格外靓丽一米七的身高在女生里面可以算是高挑浅绿色的上衣配合着深黑色的短裙露出了膝盖以下白皙的小腿浅浅的澹妆铺在娇嫩的鹅蛋脸上吹弹可破的皮肤加上粉嫩的樱桃小嘴站在人群中都能让人一眼看出这就是今天的主角清花大学的校花——黄婉儿。

      不过这位绝色少女却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因为自从上个月的校花选美大赛她拿了第一之后今天这位男生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个表白的追求者了而她早就已经名花有主这些烦人又大胆的追求者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知道婉儿有了男朋友还要来表白。

      而且她的男朋友可是清花大学的学霸校草更是绿叶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 吕铆王。

      绿叶集团可不得了那可是传说中世界五百强的集团不知道多少毕业生挤破了头都想进这所公司呢据说这所清花大学都是绿叶集团捐助过的所以老师看到吕铆王都要尊重的打招呼而他本人也非常彬彬有礼总是笑着回应。

      可能是基因好吕铆王不但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年纪前三而且长得玉树临风平时待人处事也是彬彬有礼谈吐优雅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强势的背景加上无可挑剔的性格清花大学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怀春对象就是他。

      正所谓才子配佳人吕铆王对黄婉儿一见锺情于是发起了勐烈的追求黄婉儿半推半就俩人在去年就确定了情侣关系可是那时候还没有进行校花选美大赛黄婉儿也没有今天这麽出名走在路上都被人围观而且俩人向来低调最多一起吃饭学习连拉手都很少于是清花大学里面居然还有不少人不知道黄婉儿有男朋友更多人只是把这个当谣言觉得这种仙女应该没人配得上。

      「喂!铆哥哥你今天来我宿舍接我嘛天天都有人堵在下面表白烦死啦!」黄婉儿打通了男友的电话开始求助。

      「我们婉儿小宝贝这麽可爱他们不追你追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了吕铆王的声音「哼!就知道取笑人家你可是我的男朋友诶能不能尽一点男友的责任要是你女朋友被别人抢走了看你肿麽办。

      「

      「好啦好啦这麽可爱的女朋友我才不允许被别人抢走呢我这就过来」「嘻嘻就知道你最好啦快来哦……」挂掉电话少女可爱的皱眉终于舒展开来俏脸上藏不住的期待和喜悦。

      没过多久就有一辆保时捷开了过来在人群的注视下停在了16栋楼楼下车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位器宇轩昂的少年。

      旁边因为表白聚集的人群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

      「诶?这车好像是保时捷这帅哥是谁啊?」

      「这你都不认识啊?这位可是绿叶集团的大公子本校校草吕铆王呢」「听说他和校花婉儿关系暧昧他来这里不是来找婉儿的吧?」「嘶~ 还真有可能啊只有吕铆王公子这样的帅哥才能配得上我们婉儿大小姐吧?真可谓是天生才子佳人配只羡鸳鸯不羡仙」「去去去一口一个婉儿叫的这麽亲密婉儿是我的女神不准你们这麽喊」人群好像炸开了锅大家都是些刚开始接触爱情的大学生对这种校花校草的恋情更是八卦七嘴八舌开始议论着这位陌生的帅哥和黄婉儿和有什麽关系.

      但是吕铆王并没有管只是微微一笑就走进了16栋楼因为他知道在楼上那个女孩正在等着她的白马公子来接她。

      「我去真上楼了啊?你们猜猜去找谁的?」

      「该不会真是找校花黄婉儿的吧?难道传言是真的?」「什麽传言啊?」「听说吕铆王和黄婉儿是一对我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是真的?」「看看看他们下来了!」「天哪黄婉儿居然和男生走在一起了我心都碎了别拦我我要跳楼!」只见黄婉儿红着俏脸莲步轻移和吕铆王并肩走下楼毕竟是第一次在这麽多人面前和男朋友走在一起黄婉儿感觉脸部发烫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在众人议论声中上了男友的保时捷扬长而去。

      刚才表白的男孩看到校花男朋友居然是吕铆王公子红着脸灰熘熘的离开了。

      可以预见的是明天校园头条一定是校花名花有主校草校花这段恋情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羡慕更不用说黄婉儿的那些追求者了。

      「叫你来接我干嘛这麽张扬嘛这下好了别人都知道我男朋友是个土豪」黄婉儿嗔怒道。

      吕铆王看着女友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开心道:「不张扬点怎麽劝退你那些追求者呢?」黄婉儿皱了皱眉:「哼哼这麽显摆干嘛让你接我又没让你开保时捷刚才那些人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这才有效果嘛你看刚才那个表白的是不是都不敢和你说话了」「噗嗤就你行你有钱厉害嘛」「那当然了也不看看你男朋友是谁居然敢和我可爱的婉儿表白不自量力」吕铆王一脸得意道。

      「唉以前虽然也有人追我但是也不至于天天都有人表白都怪那个校花选美大赛一群无聊的人非要让我当校花烦死啦。

      现在出去食堂吃饭都有人挤过来坐旁边害得我只敢点外卖了「「那说明你太可爱了嘛这次当着那麽多人接你已经说明我们清花大学校花名花有主了那些烦人的苍蝇再追你只是自讨没趣。「「算你会说话哼希望不会有人再烦我了吧」「嘿嘿你男朋友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来亲一个奖励一下?」「去去去就知道得寸进尺不是说好了毕业再说这个嘛」吕铆王似乎对这个答桉不陌生悻悻道:「好吧那以后再说吧能当校花大人的男朋友已经很荣幸了更不用说还能牵手」「嘻嘻这还差不多嘛」黄婉儿对男朋友尊重自己的底线很开心任由男朋友牵着自己的娇嫩小手雀跃道「今天没课了我们去哪玩呀?」「那还不都是听老婆大人的」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黄婉儿说道:「那就去欢乐谷玩一下叭早点回来等一下校门要关了」下午快乐的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晚上一辆保时捷停在了16栋楼楼下走出来一对郎才女貌的恋人。

      「还好开得快不然校门关了就进不来了」黄婉儿看着远处缓缓关上的校门担惊道:「让你别玩那麽疯嘛早就该回来了下次不陪你出去了哼!」「老婆大人我错啦下次一定早一点回来」吕铆王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

      「噗嗤吓你的啦我是你女朋友我不陪你玩谁陪你玩啊看你态度端正下次本姑娘再陪你玩一次不早了回去吧」黄婉儿看着男友道歉的认真模样笑出了声。

      「好啊你个小妮子都敢捉弄男朋友了罚你抱我一下再上楼。

      「

      黄婉儿看了看周围发现晚上没什麽人而且夜色已深偷偷抱一下应该也没人看得到于是大着胆子抱了一下自己帅气的男朋友然后立马分开了。

      虽然很快但是吕铆王还是闻到了女友身上澹澹的香味看着女友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吕铆王宠溺笑了笑「那我先走啦自己上楼没问题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上个楼有什麽困难的你快走吧不然不然该发现了」吕铆王恋恋不舍转身上车和女友挥了挥手就开车离开了。

      黄婉儿美目看着男友的车消失在暮色中转身朝着宿舍楼一蹦一跳走去。

      「咦什麽声音?」黄婉儿听到旁边草丛传来奇怪的声音莲步轻移不由得向草丛走过去。

      「哦~ 操死你个小婊子长得这麽美老子要是可以操上一次死了都值了!」随着越来越近黄婉儿终于听清楚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好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发出的。

      「干!这脸长得真他妈标志奶子像两个皮球一样抓起来手感一定很舒服屁股还这麽翘将来给老子生个孩子想想就爽」听着这些不堪入目的话语黄婉儿面红耳赤悄悄接近着由于紧张和刺激呼吸也越来越重她想看看到底是谁这麽胆大在女生宿舍旁边说这些话。

      「谁?」男人好像发现了有人在接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老子说怎麽突然问到一股香味呢还以为是撸管撸到出现幻觉了想不到是个小美人啊」「嘿嘿小美人大晚上来这里干嘛是不是想男人了啊?」原来这男人叫王麻子是附近大学城的乞丐今天趁着保安不注意偷偷翻了进来想看看能不能偷两条女大学生的内裤拿回去撸没想到运气好捡到了一部手机里面还有各种美女裸照没忍住就随便找个草丛开始撸管没想到买一送一老天爷还送了个美女过来。

      「啊!你你你你在干嘛啊?变态!!!快把衣服穿好我可以当做没看到」由于王麻子突然站起来下面的棒子还竖着顿时让黄婉儿羞红了脸她长这麽大虽然追求者众多但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命根子没想到居然这麽大黄婉儿面红耳赤遮住了脸呆在原居然忘记了可以逃跑。

      她透过手指瞄了一眼王麻子手里的手机黄婉儿顿时惊呆了:「你手机里面为什麽会有我的照片?」王麻子由于夜色太深没看清楚黄婉儿拿着手机照了一下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好像和手机里面的裸照女孩有几分相似顿时乐开了花一张由于天天捡垃圾饱经沧桑的老脸绽放的像朵菊花一样心想「没想到这高高在上的大学生居然被人拍了这种照片我先诈她一下」「嘿嘿小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声张不然我可就把这些照片发出去给你的朋友看看这麽好看的照片肯定不少人喜欢看吧?」黄婉儿一听顿时脸色变得惨白想到男朋友看到这些照片会是什麽反应那些把她当场女神的男生又会怎麽想「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些照片不然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甚至骂我是婊子还可能被学校开除到时候我身败名裂可怎麽活啊」黄婉儿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目前的处境和解决方法「对了我先套他话问他怎麽拿到的这些照片然后找机会删掉」黄婉儿慢慢冷静下来觉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他看起来应该是个乞丐本姑娘可是华夏最高学府的大学生想套句话还不是很简单」。

      于是她压低了声音道:「大伯你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不去和保安举报还能偷偷帮你出去你应该知道我们学校的保安有多凶吧?上次听说有一个小偷进来被抓到了腿都被打断了你配合我的话保准可以安全出去。

      「说完便假装出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想通过威逼利诱让他乖乖听话。

      虽然王麻子虽然读书读的少可是脑子又不傻知道把柄被别人抓住还不是让人拿捏还不如赌一把反正活了大半辈子什麽苦没吃过打不了被打一顿要是成功了就赚大发了。

      于是他眼珠子一转故作轻松道:「小妹妹你这些话可吓唬不了我我王麻子以前又不是没被抓到过还不是活的好好你看看我脸上这些癞子就是以前和人打架干的至于照片是怎麽弄的嘛嘿嘿当然是我王麻子偷拍的了怎麽样技术还不错吧?」「这这不可能!我宿舍可是在六楼晚上门都锁好了这麽高你怎麽上去的?」王麻子说完还拿着手机照了一下脸上的癞子似乎很得意。

      看着王麻子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黄婉儿真正开始慌了说话底气也开始不足了起来。

      王麻子听到这句话知道小美女已经被自己唬住了暗道一声学生妹果然好唬弄于是不紧不慢道:「呵呵六楼算什麽我王麻子以前可是爬过十楼就为了偷看别人洗澡的不信你看看宿舍楼外面是不是有一条水管我就是从那上去然后从浴室的窗户拍的」作为清花大学附近的乞丐王麻子自然是对宿舍楼的结构了若指掌没想到现在还可以拿来忽悠大学生。

      「完了完了都怪我洗澡不注意居然没想到有人从六楼的窗户偷看」黄婉儿看着对面的乞丐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没有多想刚才的照片是不是在宿舍浴室偷拍的心急如焚想着目前还有什麽办法「对了他是个乞丐看起来没什麽钱不如我给他一点钱看看能不能把照片删掉。「想了想黄婉儿没有底气开口道:「你看起来是个乞丐吧?要不我给你一点钱你把手机里面的照片删掉咋俩两不相欠怎麽样?你开个价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给你。「王麻子咧了咧嘴露出了满嘴黑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刷过了似乎是感觉吃定了于是不急不缓报了个数:「小妹妹我看你是个学生年龄都可以当我孙女了这些照片要是发出去估计你这辈子就毁了吧?」「嗯嗯大伯帮帮忙好不好嘛这些照片发出去被别人看到了我可怎麽活呀人家是清花大学校花还有男朋友呢要是被他看到那得怎麽看我啊?大伯帮帮忙吧我可以给你钱的」黄婉儿看着王麻子憨厚老实的样子好像忘记了刚才看到他的大肉棒那一幕睁着大眼睛噘着嘴开始求情装可怜希望王麻子能放她一马。

      「嘿嘿」王麻子憨厚笑了笑「既然这样我看你这麽好看读的又是华夏最厉害的大学那就两个亿吧该不会你这辈子都不值两个亿吧?」听了王麻子的话黄婉儿知道自己被耍了杏目怒睁双手叉腰生气道:「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这麽多钱我一个学生哪里拿得出来?」王麻子看到小美人生气了但是一点都不急:「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让别人看看我们清花大学校花裸照是多麽迷人了。

      我这个人啊就是喜欢和别人分享好东西。

      既然你不同意那就快走吧别打扰我撸管。

      「

      黄婉儿一听急的眼睛里面泪水打转转连忙焦急跺脚:「不行!你换一个条件我尽量满足你但是你得答应我删掉刚才你看的那些照片。

      「

      王麻子知道黄婉儿上钩了于是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的条件你可能做不到啊。

      还是算了吧我发网上你男朋友也不一定看得到是不是?这麽怕干嘛。

      「王麻子知道要让对面主动求自己才能占据主动于是欲擒故纵主动拒绝了黄婉儿的条件。

      「你说说看嘛我都可以的吗不试一下怎麽知道呢?」黄婉儿看王麻子软硬不吃都快哭出来了。

      「唉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这样吧你陪我做一次我就把这些照片删掉怎麽样?

      你看看因为你打扰我我的下面小兄弟还硬着呢太难受了。「黄婉儿刷的一下脸红了没想到王麻子居然想和她做那种事可是她还是个处女和男性最多的接触也只是和男朋友拉手拥抱连亲嘴都没有亲过而且还答应了男朋友要等毕业了再把自己给他的到时候发现自己不是处女那可怎麽办。

      又偷偷看了一眼王麻子的下面发现那根坏东西还没有软下去仍然保持着刚开始屹立昂扬的姿态龟头上面还在分泌着液体散发着阵阵让人恶心的味道。

      可是她知道今天不让这根东西软下去王麻子是不会放走自己的。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我或许可以帮你用手弄出来」说到后面黄婉儿声音越来越低没想到自己一个高高在上的校花不知道多少男生想要把自己捧在手心每天都有男生给自己表白送花今天居然主动提出为一个肮脏恶心的乞丐手淫而且这个乞丐年纪都可以当自己爷爷了想到这里黄婉儿羞耻低着头等着王麻子回答。

      王麻子一听顿时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捡到的手机还有这种用处。

      「行我王麻子虽然是个乞丐但是一口唾沫一个钉今天有幸让清花大学校花帮我打飞机只要我们的校花小妹妹帮我弄出来我一定当场删除你刚才看到的那些照片」听着王麻子淫秽粗鲁但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黄婉儿心想「今天就算是做了个噩梦等会帮他打出来事情就结束了黄婉儿你一定可以的。

      「深吸了一口气黄婉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可是却不知道该怎麽做呆在原一动不动。

      王麻子还以为面前的校花反悔了加紧催到:「你他妈到是动啊是你打飞机还是我打啊?照片还想不想删了?」「我我不会」黄婉儿只是听说过打飞机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是怎麽打的甚至今晚还是第一次看男性的大肉棒。

      「哈哈没想到你们这些看起来聪明的大学生居然连打飞机都不会别读书了和我回去捡垃圾得了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

      「王麻子一直觉得自卑觉得那些光鲜亮丽的大学生自己比不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出口气的方当然要狠狠的损了。

      「我王麻子教你你听好了现在走过来站那麽远干嘛?」黄婉儿不敢反抗生怕对面反悔于是闭着眼睛忍着王麻子捡垃圾导致的身上的臭味一步一步向王麻子走过去。

      「睁开眼睛拿手握住我的宝贝上下套弄」王麻子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黄婉儿慢慢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王麻子那一柱擎天的肉棒吓得她面容失色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心想「这个家伙怎麽这麽大啊我真的能握住吗?男人的下面不会都这麽可怕吧那要是塞进去不得疼死我」「快啊磨磨蹭蹭干嘛呢?难道你想再多呆一会被别人发现我们俩吗?嘿嘿我可不怕但是你怎麽办再不快点就没时间了。「黄婉儿一听要是被人发现自己给乞丐打飞机那自己就没脸活了还是快点帮他弄出来吧长痛不如短痛。

      于是校花黄婉儿慢慢伸出了仟仟玉手忍着王麻子身上和肉棒的味道握住了乞丐的肉棒。

      「哦!好爽!校花的手就是嫩比自己摸起来爽多了像豆腐一样的真几把软快给老子上下撸」王麻子一个乞丐天天捡垃圾手上早就磨得到处都是茧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于是舒服的闭上了眼开始享受校花的服务。

      黄婉儿只感觉王麻子的肉棒好像在自己手里又变硬变粗了一样一个手握不住于是伸出了另一只手握住开始缓缓上下撸动。

      「这个东西怎麽这麽硬啊又热又大的比我的手臂还粗感觉手都要融化了。

      「黄婉儿心中想着手上却逐渐习惯了这根大肉棒开始加快速度希望早一点结束。

      王麻子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肉棒早已又黑又臭上面彷佛包裹着一层泥浆但是此刻在校花的乾净的玉手服务下彷佛都变得白净了一点。

      月亮洁白的月光静静铺在清花大学的夜色下这所最高学府却正在上演着极其淫荡的一幕。

      校花黄婉儿和乞丐王麻子一个是社会的栋梁祖国的花朵一个是社会最底层的败类一个正直20岁芳龄是清花大学公认的美女校花万人追捧一个早已步入60岁晚年在垃圾堆里面翻着别人不要的残羹剩饭苦苦生存脸上还长着恶心的癞子是个人都可以吐口唾沫鄙视他。

      然而命运戏人此刻我们可爱又清纯的校花黄婉儿却不得不给乞丐打飞机红着脸伸出自己每天都洗几遍的纤纤玉手在王麻子包裹着几年泥垢的鸡巴上面套弄好不容易大肉棒终于开始分泌前列腺液湿润着校花的手混合着鸡巴上面的泥垢没有多久校花的手上便早已泥泞不堪。

      过了十多分钟王麻子还没有丝毫射精的欲望而校花却感到身心俱疲额头开始分泌香汗落在龟头上面和泥垢混合在一起身体也渐渐开始出汗把本来就略薄的衣衫打湿衣服贴在了校花身上更加凸显出校花婀娜多姿的身材。

      「你怎麽还不出来啊?我都帮你打了这麽久了」黄婉儿毕竟还是娇滴滴的大学生哪里受过这种苦不停的帮别人打了十多分钟飞机而且由于王麻子才一米五黄婉儿要半蹲下来才能握住他的大肉棒校花早就累的不行了。

      「嘿嘿快了快了再加把劲。

      「王麻子强行忍着射精的冲动心想这种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黄婉儿娇嗔道:「哼再不出来就不给你打了。

      「可能觉得这句话太过暧昧就像是情侣之间打情骂俏一样黄婉儿害羞别过了头伸手握住王麻子滚烫的大肉棒不敢和王麻子对视。

      又过了十分钟校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衣服都完全湿透了贴在了性感的身躯上就像浇了一盆水一样。

      由于用打过飞机的手擦了几把汗黄婉儿本来白净高冷的脸上现在到处都是王麻子鸡巴上面的污垢黑一块白一块说不出的性感和淫荡只是她自己却毫不知情还在认真的帮王麻子撸管希望可以快点帮他弄出来离开这个方。

      可是事与愿违的是直到她快虚脱了王麻子都没有任何想射的迹象。

      「我看这样不行啊妹妹你好像开始撸不动了我这还没有射呢。「「那怎麽办啊?我真的很努力了你怎麽还不射嘛。「「要不这样吧你把外面的衣服脱了让大伯看看你的身子这样说不定刺激一下我我就射了」听到王麻子大胆的要求黄婉儿本来想直接拒绝可是转念一想自己都给他撸了二十分钟了现在要是半途而废不仅照片删不掉自己的努力也白费了作为一个好强的女孩黄婉儿不仅外貌出色成绩也一直很好靠的就是她不达目的不甘休的好强性格。

      可是现在她却连帮一个乞丐打飞机到射精的小事都坚持不下去。

      「只是给他看一下而已也没什麽再说里面还有内衣呢现在放弃全部是半途而废吗再坚持一下打完就结束了黄婉儿你一定不要放弃」给自己默默加油之后黄婉儿下定了决心把上面浅绿色的外衣扣子拉开准备脱掉却发现王麻子火辣辣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彷佛要把自己看光一样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的她羞红了脸娇嗔道:

      「不准看转过去!」

      「哦哦好就是你这小姑娘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年纪还小都可以当我王麻子的孙女了我一个大老粗哪里看到过你这麽好看的小妹妹你不好意思那我转过去就是了。

      「王麻子说完就老老实实转过了头。

      听完王麻子半表白半夸奖的话黄婉儿心中又是娇羞又是恼怒心想「哼男人果然都是好色的。

      「然后脱掉了绿色上衣露出了雪白的皮肤和可爱的粉红色乳罩。

      好了转过来吧「听到命令王麻子这才转过了身看到月光下的校花黄婉儿半裸着身子站在自己面前少女精致的五官之下上半身只有一件粉红色乳罩保护着嫩乳晶莹剔透的锁骨上面香汗汇聚成一股股流进了乳罩白嫩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神圣又清纯身体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清香盈盈一握的腰肢下面黑色短裙也已经湿透了贴在黄婉儿修长的大腿上王麻子哪里见到过这麽好看的女人一时间居然愣住了。

      黄婉儿看着憨厚王麻子愣在原心想本姑娘魅力果然大一下子笑出了声:「噗嗤你还挺老实的说转过去就转过去」王麻子看着面前的仙女突然笑了也憨厚摸了摸头:「这不是和你承诺了嘛男人要是不能信守承诺那还算什麽男人。

      「说完下面的巨根又晃了晃彷佛在应和一样」不过你下面怎麽不脱啊我感觉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射了「听完王麻子的话黄婉儿犹豫了一下随后彷佛也下定了决心把手伸进了裙摆里面当着王麻子的面就开始准备脱裙子似乎想让王麻子受更大的刺激好早点射出来。

      王麻子看着面前的仙女没有拒绝眼睛都瞪圆了只见黄婉儿玉手一捏直接把裙子的系带解了开来黑裙由于汗水还是继续粘在了大腿上面于是黄婉儿只能弯下柳腰脱裙子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由于自己这一弯腰两个人离得近她的脸碰到了王麻子梆硬的命根子甚至闻到了肉棒上面令人恶心的味道她本能大喊:「啊!!!」她想站起来可是忘记了裙子还在腿上慌乱之下没有站稳居然朝着王麻子摔倒了过去王麻子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立马调整弹道不偏不倚把自己的大肉棒送进了少女的嘴里少女的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了『呜呜呜』的抵抗声。

      「嘘!你干嘛啊小姑奶奶?叫这麽大声是想让别人都过来看我们在干嘛吗?」王麻子马上就想好了藉口「要不是我及时堵住了你的嘴现在别人早就被你吸引过来了」「呜呜」由于大肉棒还在嘴里黄婉儿只能不甘的发出抗议在王麻子胯下呻吟着脸上都粘住了几根王麻子的鸡巴毛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没想到由于刚才打了二十分钟飞机手臂早就酸痛无力刚把身体撑起了一点点让嘴巴离开了王麻子的大肉棒体力不支的黄婉儿又倒了下去芳香的樱桃小嘴里又含住了包裹着几年泥垢的大肉棒鼻子呼吸着王麻子裆部的异味。

      几年没洗澡的王麻子这下可高兴坏了没想到自己几年懒得洗澡自己闻着鸡巴都骚今天居然有这样一个娇滴滴的校花用嘴帮自己清理大肉棒于是他也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假装推了几下就推不动了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黄婉儿这位二十岁妙龄少女的嘴巴。

      「妹妹你这也太重了压在哥哥身上还含着哥哥的大鸡巴哥哥推不动你啊。

      「王麻子得寸进尺道。

      黄婉儿知道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是自己又没力气动只能狠狠的瞪了王麻子一眼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嘿嘿大伯这大鸡巴好吃不?上面可是攒了几年的老泥味道肯定很不错吧?

      别人想吃还没找呢今天被你一个人吃光光了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啊?」王麻子沾沾自喜调戏着黄婉儿。

      黄婉儿不愿意束手就策不断挣扎着想站起来可王麻子哪能让这个到手的天鹅肉飞走每当她把脚站稳王麻子总能不经意把她踢倒让她没办法站起来而且由于挣扎了这麽久黑色裙子也慢慢滑了下来退到了膝盖处露出了主人可爱的白色内裤。

      就这样月光下的一老一少一白一黑一美一丑在夜深人静的草丛里上演着淫荡又刺激的一幕。

      只见黄婉儿翘着屁股含住王麻子的大鸡巴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粉红色胸罩和一条白色内裤晶莹剔透的皮肤在香汗和月光下显得格外白皙她不断蹬着修长的腿想站起来而王麻子却用他那又粗又黑布满满黑毛的腿干扰着她。

      两条性感细长黄金比例走出去被无数男人围观的美腿此刻却和两条又黑又粗的腿纠缠着彷佛进行着一个游戏永远也不会分开一样。

      王麻子看着刚才还振振有词头脑清醒的清花大学校花此刻在自己胯下不断挣扎不由得生出一股自豪感。

      「嘿嘿大学生又怎样还不是被老子一个乞丐拿得死死的还不是得给老子含住鸡巴呻吟。

      「于是他忍不住开始抽插了起来把黄婉儿的嘴当成阴道按住她的头开始抽插没有过多久王麻子就感觉快射了毕竟是校花的嘴巴操起来实在是太过瘾了最后冲刺了十几下王麻子终于把积攒了十几年的精华全部射进了黄婉儿嘴里一股又一股足足射了一分钟。

      黄婉儿嘴里都是王麻子的精液混合着几年的泥垢恶心的味道让这位娇生惯养的校花想吐可是现在嘴里还含着王麻子的鸡巴吐又吐不出来无奈只能吞了进去精液入肚一向坚强的校花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没有想到短短一个小时自己居然被一个乞丐玩弄成这样全身上下都是乞丐的汗液嘴里和肚子里面还有乞丐肮脏恶心的精液。

      王麻子射在了她的嘴里暂时软了下去看着校花情绪失控眼泪止不住的流没看过女孩子哭的王麻子知道自己做的过分了于是慢慢把她扶了起来给她道歉:「小姑娘对不起啊俺一个大老粗实在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仙女误打误撞下还给俺含了鸡巴俺实在是没忍住在你嘴里射了出来。

      不过你放心既然俺已经射了按照约定手机里面的照片俺马上删除决不食言!

      「说完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还把手机里面的照片翻了出来准备删除。

      黄婉儿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恨不得把对面的男人千刀万剐可是她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什麽也没用了含都含了现在把事情闹大只会让别人看自己出丑。

      而且自己魅力大是个男的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他是个乞丐刚才也是自己失误才误打误撞含住了他的下面而且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居然二话不说给自己下跪了还信守承诺要删除照片就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今晚发生的事给我老老实实烂在心里不然你可没好果子吃!手机给我我自己删吧」黄婉儿恶狠狠威胁了一句然后怕他不删乾净于是想自己来删。

      王麻子一看这小美女用残留着自己的精液的樱桃小嘴威胁自己实在是没什麽威胁力反而觉得黄婉儿很是可爱而且这仙女好像不怪自己于是乐呵呵交出了手机「你看俺刚才就是对着你的这张照片撸呢呵呵差点完事被你发现了。

      「王麻子指着上面的一张照片说道。

      黄婉儿伸出了不再白净的玉手接过一看虽然手机里面的人是自己可是点压根不在宿舍浴室而且身材也不一样明显是ps过的刚才黄婉儿只是看到了自己的脸就对王麻子的话信以为真再加上王麻子的威逼利诱竟然真以为他去了浴室偷拍鬼使神差白白被一个乞丐占了便宜。

      「你这根本就不是偷拍的老实交代你这些图片到底是哪里来的?不然我今天身败名裂也要把你交给保安」黄婉儿发现自己一个清花大学的高材生居然被一个乞丐耍了还被占了那麽多便宜顿时恼羞成怒。

      王麻子一听顿时慌了急忙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这手机是在附近捡的图片也是里面翻出来的。

      黄婉儿顿时明白了估计这是一名爱慕自己却得不到只能靠ps意淫的男生做的图结果手机以外丢了被王麻子捡到然后自己被威胁发生了后面一系列荒唐的事情。

      「呸真变态!」黄婉儿红着脸啐了一口然后把照片删掉。

      王麻子以为这是在说自己一脸讨好道:「对对对我是变态我该死小姑娘你照片也删了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俺这辈子第一次有个手机想多体验一下嘿嘿。

      「

      黄婉儿看到这老乞丐也算老实兑现了承诺而且刚才发生的事也不能全怪他要是自己早一点发现也不会发生后面的误会了。

      再加上王麻子这麽老了还要出来捡垃圾怪可怜的于是把手机还给了他开始穿衣服。

      王麻子接过手机看到黄婉儿转过身子粉嫩嫩的屁股对着自己抬起性感的小腿开始穿裙子上身还穿着诱惑的粉红色乳罩感觉又硬了起来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兄弟似乎被校花含过之后变得更白净了上面保留了几年的泥垢都少了许多龟头上面居然还有一抹校花的口红。

      一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接近这美若天仙的校花顿时感到可惜去他妈的信守承诺刚才的味道要是可以再尝一次死了也值了于是趁着黄婉儿穿衣服大着胆子偷偷又拍了一张照片立马把手机藏了起来等到黄婉儿收拾完毕王麻子一脸谄笑道:

      「小姑娘慢走哈今晚是我王麻子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回忆。

      「

      听到王麻子又提刚才的事黄婉儿感到愤怒又羞耻于是道;:「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老老实实把这些事烂在心里不然可别怪我别客气。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宿舍楼。

      王麻子见美人消失在视线里翻出了刚才的照片又撸了一发然后嘿嘿一笑消失在了夜色里。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