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32宿舍里的小醉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232宿舍里的小醉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5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553
    管理员

    宿舍里的小醉

      在阿正望眼欲穿的期盼下,一天周六终于收到了卉儿的消息。阿正飞奔至学校门口,只见自己的卉已经亭亭玉立站在校门外,没有看见志明哥,看来已经先走了。

      飞奔到跟前,阿正才细细打量了一番卉儿,只见卉儿今天梳了个马尾,露出了洁白而细长的脖颈,精致的脸颊没有过多的化妆,加上卉儿本身就有点娃娃脸,显得她就像是一个刚进大学的懵懂少女;阿正继续看下去,卉儿上身着了件短款羊毛外套,下身穿了条紧身牛仔裤,这是阿正第一次看到卉儿穿牛仔裤,只见卉儿那紧绷微翘的臀部,在牛仔裤的束缚下,犹如一颗蜜桃般呼之欲出,令人遐想的蜜臀之下是笔直的大腿和被小巧裤管勾勒出来的细长小腿。再加上脚上一双小号的白色三叶草板鞋。宁卉绝佳比例的身体被勾勒的是那么的玲珑有致。

      宁卉看着一脸呆样的阿正,就差口水没流下来了,她心里骄傲的紧,嘴上却说到:干嘛,一个礼拜没见,不认识我了吗?

      阿正赶紧搂过卉儿,先是深深的吻了一口,然后才说:卉,我一直觉得你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但今天我觉得我还是错了,你的美丽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卉儿嗔了他一下,一边挖苦着阿正老掉牙的情话,一边跟着阿正走进了学校。

      卉,今天留下来好吗?我先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学校,然后我们去外面订个房间,怎么样?阿正一边走,一边急切的问道。

      宁卉思索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偷偷看着阿正的眼睛,有点歉意的说:今天我和志明哥是顺路过来看一下你的,晚上还有事,我和志明约了摄影公司,谈谈怎么拍结婚照,所以今天我只能陪你一会,志明一会会来接我回去。哦…阿正有些失望,心里其实也有一点点吃醋。下次吧,下次我答应你留下来,宁卉补充道。阿正瞬间又恢复了笑容,像个得到糖葫芦的孩子一般在那傻笑。

      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三月初春的校园里,就像一对真正的恋人一般。河堤两岸的柳树已经开始抽芽,冒出一些翠绿的色彩,两人目前的心境也像这初春的时节,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和生机勃勃。

      高大帅气的肖正和温婉动人的宁卉一会追逐着打情骂俏,一会又停下脚步相拥热吻,路过的男女女女纷纷投来艳羡或嫉妒的目光。卉儿迎接着这些目光,不禁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些点点滴滴,一切都似曾相识,只不过男主角换成了肖正,卉儿忽然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幸福感,就像是在光阴的长河里,偷偷剪下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卉儿,我带你认识一下我同学吧,阿正说道:那帮家伙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说要看看在我眼中被夸成天仙的你到底长的是啥样。看样子平时他没在同学面前少炫耀。卉儿低头默许。

      阿正和同学说过自己谈了个女朋友,但并没有表明卉儿的实际身份,只说是外校大四快毕业的学姐,实习时候认识的。卉姐今天这么打扮,说她是高中生大家都能信。阿正心里美美的想着。

      晚饭吃火锅,东西很快就准备好了,宿舍中间的小方几上摆满了各色火锅菜肴,当然最多的还是堆在桌子底下的一瓶瓶啤酒。

      陆斌首先开始敬酒,他端着杯子朝宁卉示意,然后就一饮而尽。宁卉端起一杯啤酒,同样地也是一饮而尽。陆斌一看受宠若惊,马上又一抬头一杯啤酒下肚。

      这样一来,他们吃的喝的都非常痛快。阿正从来没有发现卉儿的酒量这么大。他们五个人居然一会儿就喝了十六瓶,小强和胖子大约每人只有两瓶,就已经快不行了。剩下全是阿正,卉儿,陆斌他们三人喝的。期间四个男生不停的去洗手间,卉儿却能在喝了三瓶啤酒后还一样神态自若,压根儿没提上厕所的事情,阿正觉得很诧异。

      正当阿正诧异的时候,卉儿终于凑到阿正身边,悄悄地说自己想上厕所。其实宁卉同样已经憋得受不了了,只是想到被四个男人知道自己要去小便,而且她下午已经知道那个厕所一点都不隔音,这让宁卉总觉得有些不自然,她不禁又想到了那次阿胜宿舍的糗事。

      终于宁卉还是没能坚持住,卉儿走进洗手间,女人特有的哗哗的流水声透过真的不怎么隔音的厕所门,传到四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耳中,除了阿正还在那边自顾自的吃东西,剩下的三个男生都变的及其不自然,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放缓了吃菜地节奏,这样一来,本来喧闹的宿舍瞬间就变得无比寂静,就好像连卉儿折断厕纸,擦拭下体的声音都变得清晰可闻。

      卉儿在厕所里同样是尴尬和异样的情绪交织着,学生宿舍的厕所通常没有马桶,只是那种蹲厕,这样一来,就显得卉儿的放水声更加的清晰无比。羞恼与异样的情绪冲击着卉儿本有点被酒精麻醉的神经,让她感受到了一种久别的快感,就像是那一年在阿胜的宿舍,自己赤身裸体游走三个男生中间,游走在深夜的男生宿舍走廊,躲避在走廊尽头的男生厕所一样。卉儿擦拭下体的右手不禁用力起来。

      这个小插曲后,大家继续开始喝酒,不知道是在酒精的刺激下,还是受了刚才小插曲的影响,或者说是其它的原因,陆斌开始表现出他大胆的一面,陆斌招呼大家:我们玩一个游戏吧,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大家明显都已经兴奋起来,都表示同意,只有宁卉感到有点别扭,这让她联想起了婉婷婚礼那天荒唐的事情。不过显然她也不会就这么扫了大家的兴,游戏就这样开始了。结果陆斌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第一次就是他抽到大王,而且选的号码正好是卉儿。他也一点都不客气,上来就问:宁卉学姐,你和阿正第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请说真心话!

      大家有点不自然,虽然说作为舍友,大家都知道陆斌平时是个挺无耻的人,但这种场合,跑上来就问这样的问题,大家都觉得有点尴尬。

      卉儿偷看了阿正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也没矫情,就说道:不久之前吧。

      喔喔喔……大家起哄,原来阿正你吹牛啊,你可是说去年就已经那个过喽。

      几轮不痛不痒的问题过后,胖子抽到了大王,也幸运的选中了卉儿回答问题。胖子见陆斌已经开了个好头,也就无耻起来,问道:宁卉学姐,你的咪咪是什么罩杯的啊?

      私密的问题可不可以不要问啊?宁卉故作害羞道。

      那你选择做任务吗?陆斌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

      算了,告诉你们又怎么样,就是B罩杯的!卉儿假装怒道。

      宁卉学姐请别生气嘛!陆斌继续发牌,这次又是他问宁卉:你幻想过和别的男人做爱么?陆斌终于露出了他的爪牙。

      我…我…宁卉无法回答了。大家也瞬间安静下来,几个男人不时的转过头来对看着阿正,大家都没想到陆斌会问这样的问题。阿正有点尴尬,但转身看了下卉儿,觉得她没有生气,好像还有点乐在其中,就默认了陆斌的胡闹。也许是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尴尬,卉儿说道:那我选择做任务吧。

      陆斌坏笑到:做任务,就只是做任务哦,顿了一下说:去把阿正的裤子脱下来。

      不行!卉儿很快回道。

      那么就请回答我,有没有想过和别的男人做爱啊!陆斌继续紧逼着。

      如果没有阿正在场,宁卉也许会死不认账,也许也会大方承认。但宁卉没法忽略阿正的感受。她默默的走到阿正的面前,轻轻的咬着嘴唇,说道:阿正你不要动。

      一群人都在傻笑,卉儿两个手慢慢的伸了过去,握着阿正的皮带扣,摸索着开皮带的按钮,怎么解开男士皮带的按钮,还是很久以前阿胜教给卉儿的。按下去轻轻的抽开,阿正的帐篷竟然慢慢支了起来,卉儿仿佛被惊吓到了一样,迅速的把阿正的裤子拽到了脚跟,看了眼阿正支起来的帐篷,坐到了一边去。

      陆斌没有继续难为她。阿正自己脱了扔一边。

      游戏继续。接下来陆斌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大多数时候都是宁卉抽到的大王。宁卉可能是故意报复,没多久的功夫,除了卉儿,所有的人都被罚的只剩下一条小内裤,还都是被老二狠狠的顶起来的,卉儿有些坐立不安了,目光不知道落到哪里好,嘴巴也不知怎么的条件反射多出了很多口水,她只能趁大家不注意,偷偷的咽了一下口水,好羞啊…但是所有人都脱掉了衣服,卉儿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吗?卉儿最终也还是没有逃脱掉,穿着内衣的卉儿真的很性感,不是因为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而是那种匀称,很古典的美。或者说流线型很好。越看越耐看的那种。就连阿正的目光都盯在卉儿的身上。更不要说说周围一圈玩游戏的狼。

      见游戏可能快要失控,阿正果断叫停了游戏,说道:陆斌,不要得寸进尺了,小心下次你女朋友过来,我玩的更凶。陆斌是有女朋友的,只不过在外市上学,平时差不多一个多月才会见一次面。

      阿正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卉儿虽然不是属于自己的,或者说只是暂时属于自己,但这种美好应该是他自己秘密珍藏的,但是当拿出来让别人看到,他又是那么的骄傲,还有更多的是酸,阿正承认自己吃醋了,自己的“女朋友”穿着内衣让别人看,心里怎么可能不会不舒服呢?吃醋?嫉妒?尴尬?刺激?阿正已经混乱了。那一刻,加上酒精的作用,阿正感觉自己真的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接下来又是喝酒,胖子和小强早已经醉的不省人事,阿正就把他们驾到自己的床上去,拉过被子盖好。三个人继续喝。阿正由于还要帮卉儿挡酒,没过多久,也实在坚持不住,倒头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宁卉看着对面的陆斌,忽然感到一阵阵的不自然,自己和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人,穿着内衣,现在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而这个家伙却远没有外表看上去这么老实。

      下午的事情,宁卉什么都知道,当陆斌把阴茎偷偷的放在自己面前,宁卉就已经感受到了,这好像是种本能。只不过宁卉也好奇,好奇陆斌接下去究竟会做什么,才没有揭穿,假装继续睡觉。

      后来陆斌把精液射在咖啡里,大大出乎了宁卉的意料,但内心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她继续观察下去,看看陆斌还有没有其它的花样。她喝下咖啡,吃下蛋糕,其实一点障碍就没有,宁卉当时不禁又回想起了阿胜宿舍的那三天。自己好像就是喜欢这个感觉,在男人面前吃下他们排出的液体。

      但现在好像有点尴尬?该死的阿正,喝酒为什么要这么直,看看这个陆斌,喝酒能逃就逃,精明的不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宁卉矛盾的想着。

      宁卉明显感受到,桌底下陆斌的脚,有意无意的蹭着自己的小腿,弄得自己痒的难受。宁卉见阿正已经睡得像只死猪,心想今天也只能这样了,就对陆斌说,我先回去了,再晚打不到车了,你也早点睡吧,待会请帮忙照顾一下阿正。说着宁卉拿起自己的衣服,走进洗手间,准备收拾一下叫志明来接她。

      忽然宿舍没有锁的门被打开了,宁卉正好小解完,内裤还没来得及提上去。陆斌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宁卉,没等宁卉叫出来,就冲上来抱住她,上下其手,一边亲吻着宁卉裸露的肌肤,一边说道:不用害怕我,宁卉学姐,我今天看到你,我的心就被你俘获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死正经的女人,阿正他们根本不会知道,我保证我就这一次,以后不会再来烦你。

      说着竟然蹲了下去,把自己的脸贴埋进宁卉温暖的热带雨林,长长的舌头也像一条蛇一样在宁卉的蜜穴上四下游走。

      宁卉一下子就软了,她其实心里早有准备,但这种时候被陆斌闯入,还是让她极为难堪。她心里不禁暗暗苦笑:你们这些男人呐,都是这副德性。

      她平复下被陆斌舌头进攻的瘙痒感受,推开陆斌,拉起内裤,说道:陆斌,为啥你那么坏?陆斌却反问宁卉喜欢么?宁卉低头不语。

      陆斌看着她的眼神,忽然笑了,他说道:我就知道你可以的,我陆斌看人从来没错过,宁卉学姐,相信我,你应该跟我,跟着我你才会体验到真正的快乐,体验到不一样的人生,你会发现,我带你看的世界原来这么精彩!阿正他就是个棒槌!

      在宁卉还没反悔的时候,陆斌就迅速拉开内裤,阴茎已经翘得老高,直指着宁卉。陆斌说你先蹲下来,宁卉按陆斌说的,蹲了下来,脸却不看陆斌阴茎。

      陆斌说,要不你先用手吧,于是将宁卉手拉到自己阴茎上,宁卉也没抗拒,后来陆斌就松开手,让卉儿前后套弄。

      套弄了一会,陆斌猛地拉起宁卉,一把抱住她,开始在宁卉身上游走,陆斌想去亲宁卉的嘴唇,但宁卉一下就把脸别到一边,说什么都不让亲,说只有阿正能亲。

      再僵持了一会儿陆斌也放弃了,转而开始进攻宁卉的下身,先是隔着内裤摸宁卉丰满圆润的翘臀,然后另一只手抚摸宁卉的胸和腰肢。而在整个过程中,宁卉的手都没离开陆斌的阴茎。

      后来,陆斌说他不行了,宁卉的臀部太性感了,陆斌让她脱掉内裤。但宁卉说不行,只能隔着裤子摸。没办法,陆斌也就只能隔着裤子在宁卉下阴处不断抚摸,抠挖。

      陆斌明显发现宁卉也来了感觉,于是说,你帮我用嘴吧。陆斌抚着宁卉的头蹲下来,将肉棒伸向宁卉,宁卉没有躲,陆斌龟头一下就碰到了宁卉的嘴唇,感觉软软的。

      陆斌握着肉棒在宁卉嘴唇上来回摩擦了几下,然后抽离,因为兴奋,龟头上冒出的粘液连在宁卉的嘴唇和龟头之间,感觉非常淫荡。

      陆斌再次将肉棒伸到宁卉嘴边,龟头慢慢抵进宁卉的小嘴。开始,陆斌插得不深,抽出来,然后又插进去。陆斌低头看着宁卉美丽的脸,感觉着宁卉嘴里面水汪汪的,热热的触感,感觉就像要升天了一样。

      在弄了一会儿后,陆斌说你自己来动动看。宁卉于是开始主动的前后摆头,吞吐陆斌的肉棒。看着夸下性感的美女,陆斌感觉自己就是皇帝。后来,陆斌受不了刺激感觉快要发射,就抱着宁卉的头,开始猛烈的抽插宁卉的小嘴,而且一次比一次插得深,弄得宁卉呜呜的叫。

      而且陆斌还时不时来一次深喉然后抽出来,插得宁卉不断咳嗽和干呕,看到美丽的脸下面掉着很长的口水,陆斌感觉到一种SM的快感。

      宁卉任被陆斌按着头部给他口交,每次都触及她的喉咙,在陆斌双手按下的时候,他的龟头象进入一个小小的环状容器一样进入宁卉的喉咙,喉咙紧紧夹住龟头与阴茎的结合部。宁卉为了减轻对喉咙的刺激舌头又不停的搅动刺激着阴茎的根部,当陆斌的龟头进入喉咙时,宁卉的喉咙受到刺激,就向上抬头,此时龟头又一次受到喉咙口的夹击,发出“棚”的一声,象开启一个紧紧的红酒木塞似的。

      陆斌很快就支持不住了,他使劲把宁卉的头部按下,连宁卉的鼻子都淹没在他的阴毛之中。当他把宁卉按下时,他的臀部向上猛翘,他射到了宁卉的嘴里,他双手紧紧压着宁卉的头部,使宁卉的整个脸都紧紧贴着他的阴毛,宁卉的双唇大大的张着,明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两腮被涨的鼓鼓的,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五六秒了。陆斌还在抽搐着,继续喷射着滚烫的精液到宁卉的喉咙中,宁卉的泪水已经出来了,想拼命的抬起头来,但又如何能敌的过陆斌的双手,她张开的双唇里此时流出了很多陆斌的精液,都掉落在了她洁白而又饱满的胸脯上。

      终于陆斌好像发泄完了,放开了宁卉,宁卉对着洗脸盆剧烈的咳嗽,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深喉口爆,她有点难受,但却又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刺激。陆斌发泄完,脑子也略微恢复了清醒,略感歉意的说:对不起了,宁卉学姐,我平常不是这样的,今天酒喝的实在太多了。宁卉朝他扬了扬嘴角,算是接受了他的道歉。

      志明询问卉儿怎么忽然决定要回来,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卉儿把陆斌的事情一笔带过,只说了喝酒游戏的事情,说他们都已经醉的不成人形了。这把志明刺激的不行,仿佛也回到了婉婷婚礼的那天。宁卉忽然感觉嘴巴里有异物,用手仔细捻出,才发现是一根阴毛,陆斌的阴毛。她一边用手指玩弄着这根阴毛,一边望着窗外愣愣发呆,眼神有些迷离,或者说是迷醉。宁卉慢慢的开始明白,可能自己就是喜欢这样被男人凌辱的感觉,阿胜说的没错,自己喜欢帮男人吃鸡巴,自己可能天生就是个给男人吃鸡巴的。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