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61女生的第一次进去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61女生的第一次进去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5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533
    管理员

    女生的第一次进去

    女生的第一次进去
    「进去了!」「屁眼儿都被撑圆了!」杨芸痛楚地咬住唇瓣,这两天她虽然频繁跟人肛交,但这样没有润滑的还是第一次。硬梆梆的龟头挤入嫩肛,一点点进入肠道。
      「还真紧……」乌鸦吃力地挺动阳具,直到肉棒整个进入少女肛中。
      「美女,你的屁眼儿这么小,竟然能插进去这么大的东西。你瞧,屁眼儿都插没了。」杨芸菊肛被整个挤入体内,只能看到一圈白嫩的臀肉夹在阳具根部。杨芸皱着眉,辛苦地喘着气,忽然乌鸦按住她的屁股,用力一拔。
      肉棒一下子拽出多半截,只有龟头还留在里面。杨芸的屁眼儿被带得猛然翻出,连红嫩的肛蕾也翻出体外。肛中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她痛得蹙起眉头,一边摆动腰肢,试图阻止他继续奸淫自己的肛门。
      胖狗和大牙抓紧杨芸的屁股,嚷着说道:「美女的屁眼儿都被干开花了,乌鸦,你快点干。」乌鸦挺着肉棒,在少女未经润滑的屁眼儿中用力插弄。杨芸被迫撅着屁股被人从后面奸淫肛门,她咬住唇,唇角慢慢下弯,最后忍不住哭出声来。
      后面三个男生却是兴高采烈,六只眼睛盯着少女被带得翻进翻出的嫩肛,欣赏她被强行肛奸的艳态。
      等乌鸦干完,杨芸还趴在椅子上,不时抽泣。三个人把她抱到床上,「别哭了,屁眼儿又没坏,还好端端的呢。」杨芸慢慢拭了泪,「人家让你们弄得好痛。」「痛吗?我们给老婆揉揉。」三个男生嘻笑着摸住杨芸的屁股,胡乱揉弄起来。杨芸肛中并没有外伤,歇一会儿也就好了。她被三个人摸着屁股,忽然破涕一笑。
      「笑什么?」「没有……」「不说?小心我们挠你痒痒。」过了一会儿,杨芸说:「我的三个小洞洞里,都有老公的精液。好有趣。」三个男生哄着说:「老公干你这么辛苦,你怎么慰劳我们?」杨芸羞答答说:「我自慰给你们看,好不好?」三个男生品字型围着杨芸下体坐在床上,又往她屁股下塞了两个枕头。杨芸张开双腿,光润的阴户高高挺起。她伸出白嫩的小手,分开阴唇,用指尖捻住花蒂,在三个男生淫秽的目光下,开始手淫。
      「学校的美女在我们眼前搞手淫啊。」「连小洞洞里面都能看见。」「里面还有我射的精液呢……」乌鸦说:「光手淫有什么意思?小美女,给我们表演个异物插入。」杨芸疑惑地说:「什么异物插入?」「就是拿东西插到你小洞洞里面。比如用这个。」「乌鸦哥哥好坏,拿牙刷搞人家的小妹妹。」杨芸拿住牙刷,把塑料柄插进自己嫩穴里,在身体里抽送起来。等她玩了一会儿,乌鸦又说:「牙刷太细了,用这个插。」「这个太粗了……」「没事,能插进去。」乌鸦不由分说把牙膏塞进杨芸阴道里,女生柔嫩的蜜穴随着牙膏的形状从浑圆变成椭圆,夹住牙膏扁平的底部。在三个男生的催促下,杨芸拿住牙膏,小手一上一下,用异物插弄着自己可爱的小嫩屄,让他们观赏。
      「等一下。」乌鸦拔出牙膏,拧掉盖子,然后重新插进杨芸体内。
      炽热的小肉洞里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杨芸惊叫说:「乌鸦哥哥,你做什么?」「你的小妹妹里有胖狗射的精,说不定会怀孕。牙膏能杀精,挤进去就没事了。」乌鸦说着,把一整支牙膏统统挤进杨芸阴道里。糊状的牙膏又稠又黏,凉沁沁灌满了整个蜜穴。
      乌鸦拿起牙刷说:「小美女,我帮你小妹妹刷刷牙。」胖狗和大牙抱住杨芸的大腿,那只漂亮的阴户向上挺起,脸上带着雀斑的男生一脸坏笑,把牙刷带毛的一端捅进杨芸光溜溜的下体,在里面胡乱搅弄。
      杨芸难受地低叫着,阴户不住收缩。胖狗和大牙干脆剥开她的阴唇,露出里面的小肉洞。少女阴道口被牙刷搅弄得不住变形,淫水混着牙膏在肉穴里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不多时,杨芸红肿的穴口冒出一串白色的泡沫,接着越来越多。
      三个男生哈哈大笑,像摆弄一只美妙的玩具一样,肆意玩弄女生娇嫩的生殖器。随着牙刷的搅弄,杨芸阴中白沫流淌。牙膏的凉意和毛刷的磨擦,刺激着肉穴中每一处敏感的蜜肉。
      三个男生又拿来啤酒,倒进杨芸体内,然后让她拿啤酒瓶表演自慰。杨芸脸色发红,美目半闭着,两手抱着啤酒瓶,在自己淌满白沫的小嫩屄里插弄。
      啤酒从瓶口淌进阴内,又从阴中流到臀间。牙膏沫被啤酒冲开,露出少女白净的下体。黑色的啤酒瓶在女生蜜穴里不住进出,玻璃与湿滑的肉洞磨擦,发出叽叽的声响。
      杨芸颤声说:「老公……我要高潮了……」说着她挺起下体,两手抱着酒瓶,插在阴中,开始高潮前的战栗。
      乌鸦们三个一起拿起酒瓶,在杨芸体内用力捣着。插到第四下,杨芸尖叫一声,夹住瓶口的肉洞突然痉挛起来。
      三个男生用力把酒瓶插进少女下体,嚷着说:「使劲儿夹紧!」「你瞧,她开始喷水了。」「美女高潮就是这样子啊。」「被啤酒瓶搞得高潮,真够淫贱的。」杨芸竭力地挺起下腹,撑开的蜜穴夹着喇叭状的酒瓶颈,抽搐着喷出股股淫水。
      杨芸穿上衣裙,嗔怪地说道:「拿牙刷、牙膏,还用啤酒瓶欺负人家的小妹妹,人家小妹妹都让你们玩肿了。」「这样才好玩嘛。」杨芸跟三个男生每人亲了一下,「老公,明天我再来陪你们玩。」陈劲拿着球跑上楼梯,忽然「咦」了一声,回过头。电梯门正好关上,他只看到一条花格子短裙在门缝中一闪。
      陈劲摇了摇头,想着自己多半是眼花了。杨芸从来都没来过土木学院的男生楼,何况周东华住在十七层,她怎么会在二年级男生的楼层出现?
      周东华与曲鸣的比赛周末就要举行,大四球王与大一新秀之间的对决,将会是本年度滨大最引人注目的事件。陈劲对周东华充满信心,他对比赛结果只有一个遗憾——没能亲手击败曲鸣。
      就在杨芸离开男生楼的同时,周东华正在球场心神不属地练着球。他不时跑到场边,看手机上是否有杨芸的来电或者短信。往常杨芸总会在课间抽空给他发条短信,内容虽然简单,却很温馨。可她今天明明在学校,自己打电话不接,发了十几条短信过去,也没有回音。
      周东华越想越觉得纳闷,他看了看时间,收起球,赶到杨芸所在的教室。
      上午的课程刚刚结束,学生们拿着书陆续离开。看到门外高大的周东华,女生都抿嘴一笑,男生们大多投以奇怪的目光。那些表情弄得周东华莫名其妙,他擦了擦脸,怀疑是不是沾了灰。
      学生都快走完了,还不见杨芸出来。周东华从让里探过头,却没看到预料中女友漂亮的身影。
      他拦住班里一个女生,「同学,你看到杨芸了吗?」「杨芸?」何琼扬了扬眉毛,「走了啊。」「走了?我怎么没看到?」「她上完第一节课就走了。」何琼装作无所谓地说:「有三个男生来找她,他们一起走的。」「三个男生?」周东华一头雾水,「他们是谁?」「我怎么知道?问你女朋友好了。」女生收起书离开,临出门时忽然扭过头,彷佛不经意地说:「那三个男生好像是学校的小流氓。」周东华脑袋嗡的一声,大了一圈。
      从教学楼出来,周东华顺着大路走了一会儿。他看到路边有个水池,于是停下来,拧开水龙头,低头在水里冲着。
      「要冷静要冷静,杨芸那么好的女孩子,从来没做过坏事,不会像苏毓琳一样倒霉……」周东华一遍遍对自己说着,慢慢冷静下来。
      周东华忽然触电一样抬起头,望向旁边的女生。僵了片刻,周东华勉强笑了笑,「你去哪儿了?」「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买什么?」杨芸沉默下来。
      周东华有些艰难地说:「和三个男生?」杨芸身体抖了一下,脸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不知过了多久,周东华沙哑着喉咙说:「一起吃饭去。」杨芸低着头,没有作声。
      「有事吗?」杨芸点了点头。
      「唔。」周东华拎起衣服离开。
      那只篮球浸在水池里,越漂越远。忽然周东华颀长的手臂一伸,从水里把球捞出,用力扔过树梢。
      「你在吸烟?」刚锋惊讶地说。
      周东华靠在窗口,一根烟吸两口扔掉,然后重新拿出一支,点上。周东华一直很注意身体,从不吸烟。他这副模样,刚锋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
      「大联盟的事出岔子了?」刚锋小心翼翼地问。
      周东华一动不动。
      「家里有什么事?」周东华仍没有说话。
      刚锋不知说什么才好,也拿支烟,陪他一块儿吸了起来。
      良久,周东华扔掉烟,「刚锋,帮我个忙。」「嗯。」刚锋点了点头。
      「有三个男生,上午去了文学院二年级三班。我想知道他们是谁。」刚锋眼角跳了下,那是杨芸的班级。
      刚锋什么都没问,只简短地说:「我自己去查。」周东华怔怔看着窗外,良久说:「原来害怕是这种感觉……」「他知道了……」「谁?」接着曲鸣明白过来,笑了一声说:「他知道了什么?」杨芸脸白得像抽干了血液,「上午乌鸦他们找我……他知道了。」曲鸣低头看着她,「他知道你在跟三个男生做爱吗?」杨芸摇了摇头,忽然哭出声来,「他会知道的。」「他知道又怎么样?」曲鸣挑起她的下巴,「你来这里是让我爽的,总想着他干嘛?」曲鸣掀开杨芸的裙子,把她内裤扯到膝下,吹了声口哨说:「他们三个搞得你很过瘾。」杨芸仍含着眼泪,但还是点了点头。
      曲鸣用手指拨弄着说:「再肿下去会感染,我带你到外面去看看。」杨芸不愿意被大夫看到自己被玩肿的下体,「抹点药就好了。」「别担心,那是我的熟人。」曲鸣摸着她的颈子:「也是一个纹身师……」「景俪老师那样的吗?」「没错。想去吗?」杨芸脸红了起来,「好的。」情趣店老板关上门,用一副要流口水的表情打量杨芸,「又换女朋友了?」曲鸣一手插在裤袋里,坐在柜台上,看着里面的物品,「别误会,我还没有女朋友。她是别人的马子。」「哦,」老板恍然大悟,「我真羡慕你们啊,现在的学生跟我们那时候可不一样。想做就做,谁也不用负什么责任。」说着嘿嘿笑了几声。
      杨芸两手提着书包,脸红红的看着地面。
      情趣店老板把头凑到曲鸣身边,压低声音说:「小兄弟又换口味了?这么漂亮的小女生,可不多啊。」「想搞她吗?」曲鸣抬起了头,若无其事地说:「小美女,过来让大叔搞一下。」杨芸走到两人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们的表情。
      老板一脸惊讶,愣了一会儿才说:「小兄弟,你可真厉害。不管是女老师、女老板还是小女生,都这么听话。」曲鸣挑起唇角,「你别看她长得清纯,其实是个淫女。她最喜欢被男人搞,尤其是陌生人。知道你要搞她,她下面肯定已经湿了。是不是?」杨芸小声说:「是。」「到里面去吧,上床等着大叔。」杨芸听话地进了里面的房间。曲鸣跟情趣店老板在外面低声说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儿,老板拿着一只医用托盘进来。
      「学生妹,把衣服脱了,大叔给你做一下身体检查。」等杨芸离开,曲鸣问:「准备好了吗?」老板比了个手势,「都是最好的。效果绝对一流。」「喔……」情趣店老板赞叹说:「真的是很大啊。」杨芸不好意思地掩住乳房,「大叔,你要怎么搞?」老板咧开嘴一笑,「我要先给你打一点麻药,纹身是很痛的。」杨芸张开了腿,老板蹲下身,半秃的脑袋伸到她腿间,用一只冰凉的酒精棉球,在她阴部擦了擦。
      「麻药打在神经集中的位置才有效,扎进去有点痛,忍耐一下就好了。」老板从托盘里拿出注射器,银亮的针头伸到女生腿间,对准细小的花蒂刺了进去。柔嫩的花蒂被刺得歪向一边,杨芸浑身一颤,接着一股凉凉的液体注入体内,尖锐的刺痛迅速消散,只剩下钝钝的触感。
      老板拔出针头,重新拿出一支注射器,「还有一针用来消炎的。」针头再次刺入阴蒂,杨芸感觉到的已经不是刺痛,而是一种类似被人插入敏感部位的性快感,注入药液的阴蒂微微膨胀起来,针尖刺在里面,钝钝的,就像被人肏她的阴蒂。
      接着这种感觉也很快消失了,下体木木的,像被挖掉一样,没有丝毫感觉。
      老板抬起头,「打过消炎针,你可以休息一下。」「谢谢。」老板的体贴让杨芸有一些感动。她这会儿觉得身体暖暖的,很舒服,好想闭上眼睡一会儿。但她还要跟大叔做爱,让他高兴。
      杨芸想着,她下体毫无知觉,甚至没感觉到老板把一只扩阴器插到她体内,扩开她的阴道,直到露出体内深处的宫颈口。
      「还没打完吗?」杨芸觉得时间长得奇怪。
      「就完了。」老板呵呵笑了两声,注射器伸进她敞开的阴道,把剩下的药剂注射在她宫颈口。
      老板直起腰,拿起酒精棉球,捏住杨芸的乳头拽了拽。
      「这里也要打吗?」「是全身麻醉。你的乳房太大了,会有痛感的。」「哎呀!好痛……」杨芸痛楚地看着针尖扎进自己的乳头,一直刺到乳房内部,凉凉的药液进入乳肉,接着传来热热的感觉。
      麻醉药的效力已经发挥,杨芸躺在医疗床上,头歪到一边。眼睛闭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好了吗?」曲鸣在门口问。
      「好了。」「搞完让她自己回去吧。」曲鸣说完,转身离开。
      情趣店老板望着床上的女生,露出一丝淫笑。
      等杨芸醒来,窗外的光线已经黯淡下来。她动了动身体,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
      「醒了吗?」老板打开灯。
      漂亮的小女生惊愕地举起手,一滩透明的液体从她指缝间淌下,又湿又凉。
      她睁大眼睛,床上淌满了冰凉的液体,像是用水洗过一样,水汪汪地一片一片,沾得她腿上、身上到处都是。尤其是屁股下,就像是浸在水里,湿漉漉几乎浸到肛门的位置,那些液体比水更黏更滑,散发着淡淡的骚媚味道。
      「这……这是……」老板笑了起来,「这都是你流出来的。小姐,你高潮起来好厉害。」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