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80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380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697
    管理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有GL部分不喜欢人可以忽略,可以接受人就可以看看啦——-
      坐在座位上白草忍不住擦了擦眼睛,她再次看向了教室门口,以确认自己眼睛不因为出了什麽问题而产生了幻视。
      眼睛没有任何问题,那个女孩依然站在教室门口对她招手,这个女孩模样她再熟悉不过了。
      这时,有热心同学替这个女孩传话:“白草,她找~”
      知道她来找!白草很想白这同学一眼,然而为了维持她平日温柔亲切形象还忍住了。
      她不情不愿地离开座位,走向教室门口。
      这个女孩,不那一晚就被言夜旻带走了吗?言夜旻应该告诉她,自己对她干过事吧。那为什麽她还笑眯眯地站在教室门口找自己?不有什麽阴谋?那个女孩,想报仇吗?
      可从上到下,都没有看到那个女孩携带任何杀伤性武器……“不,不能被人表面蒙骗!”
      一直套着假面具白草如此告诫自己道。
      她走到女孩面前,微微笑道:“东方媛,找?”
      东方媛抱着鬼屋资料夹,点了点头。她注视着眼前脸颊带着点雀斑少女,心中仍然不愿意相信,那一晚眼前她将自己推入了万丈深渊。
      肯定有什麽原因吧。
      能有那种让人想亲近气息人,并不真正恶魔。
      希望,能够和白草正常地交流下去,再找到白草恶源,帮助她。
      在找白草之前,已经打好主意东方媛说出了她来意:“鬼屋道具材料有可能在学校杂物屋里,白草可以带去杂物屋,给一些意见吗?”
      杂物屋?
      一抹闪光掠过白草双瞳。
      原来还来报复了呢!
      这种小菜阴谋,太可笑了。
      白草心中暗自冷笑了几声,接着装出一副亲民大姐姐模样道:“没问题呀,带过去。”
      本以为白草会拒绝一下,有可能自己邀请会受阻,没想到竟然这般顺利,东方媛心里很开心。
      这份开心,由心而发。
      学校杂物屋实在校园一个超级冷清偏僻角落里,除了清洁工偶尔去打扫,一般没有人过去。新生话,若没有人带领,几乎找不到那个杂物屋。不过,也因为没有多少人注意,旧杂七杂八东西最後都会放在那里,所以那里也几乎供应免费材料天堂。
      “鬼屋那些东西,直接去店里面买买也可以啊。”白草一边带着东方媛前往杂物屋,一边试探着东方媛来意。
      东方媛神情有点暗淡:“经费不够。”
      “呵。”这理由也在理。新入学新人总会被大家欺负,那几乎一种规律。白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走了相当长时间,她们终於来到了杂物屋。
      有点昏黄阳光斜斜地打在了杂物屋屋檐上,几只飞鸟从屋檐下破洞中飞出,不远处乌鸦叫声异常凄凉。
      “喏,就这里了。”白草打开了杂物屋门。
      咯吱咯吱声音随之响起,老旧房屋立刻从里到外散发出灰尘味道。
      东方媛不禁被呛到了,她猛咳了几声,白草则警惕地盯着东方媛一举一动。
      “进去吧。”白草召唤道,东方媛迟迟疑疑地踏进了门。
      她好奇地环视着这间破旧屋子,屋子里似乎有无数架子,架子上摆满了被这间学校所遗弃东西。
      有各种各样工具,有各种各样玩具,有各种各样……“恐怖面具!”东方媛一见到架子上面具们,顿时眼前一亮,她冲了上去,拿起其中一件,用手擦掉上面灰尘。
      面具虽然老旧,可只要重新上色,就还能用!
      还有一旁那些沾满了灰尘黑色斗篷,可都一些绝好道具啊!
      东方媛兴奋地回头要告诉白草这个好消息,却发现白草消失了──取而代之一个头戴狐狸面具、胸前佩戴骑士徽章人站在她面前。
      门也在一瞬间合上了,光明一下子被黑暗笼罩。
      东方媛没有来得及吓得惊叫,对方人影一闪,已经将她推倒在架子後面、屋子角落杂物堆上。
      杂物堆用一些废弃绒毛玩具垒成,所以东方媛没有受伤。t“呃……”东方媛想站起来,却再次被那个戴着狐狸面具人推倒。
      那个人一下子坐在了东方媛身上,两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东方媛双手手腕。
      狐狸面具无限制地近距离靠近东方媛脸,熟悉声音从面具後传来:“东方媛,有什麽目!”
      那白草声音。
      在昏暗屋子里,彼此之间呼吸声交相呼应。
      “没有任何目,白草……”东方媛努力地从这压迫中挤出了自己话。
      下一秒,她就感觉手腕处传来了剧痛。
      这份剧痛在告诉她,白草根本就不相信她话。
      狐狸面具瞳孔处,深不见底深渊。
      白草静静地观望着身下东方媛,希望能够再增加恐惧,来让东方媛说出实话。
      “说假话……”狐狸面具不停地下移,移动到了东方媛胸脯处,面具轻轻地摩擦着少女胸脯。
      东方媛立即感到自己身体起了反应,她强忍着继续道:“说真,白草……”
      “上个星期,将果汁里掺入了‘欲毒’,本来要带几个男生侵犯,但被人中途劫走了。那一晚,过得怎样?”
      那一晚……那一晚……东方媛脑中反复闪现过那个男人笑容,那个男人毫不留情地强行进入。
      “不要说了!”那件事情,她本来不想提及也不想回忆起。
      狐狸面具後白草冷笑了几声,“反应真激烈啊……还带着仇恨来找吧。”
      东方媛扭动着自己身体,想要摆脱白草钳制。可,白草力气却很大,她反抗都徒劳。
      “……只希望能和继续做朋友……”东方媛呜咽地道。
      朋友?东方媛“朋友”真甜蜜啊!
      “朋友这个词,对早已失去了作用。”白草笑声夹杂着浓烈悲哀,在面具之後她才愿意将这悲哀表露出来。
      “知道吗……在来到这学校之前,好朋友唆使几个可恶男人强奸了。好朋友,带着男朋友路过那个强奸现场,让男朋友亲眼看到了当时模样。肮脏,可耻模样……”
      这一席话灌入了东方媛耳朵里,她一下子停止了挣扎。
      “後来,好朋友抢走了男朋友。原来朋友们,也因为那件事,远离了。
      花了好长时间才来到这个陌生城市。这里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一个人朋友……”
      “白……草……”
      “闭嘴!!”白草情绪很激动,她看到东方媛吃惊模样後,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个念头。“东方媛,要想做朋友,也不没有机会,要通过考验!”白草腾出了一只手,伸进了东方媛衣服里,用力地揉着少女柔软胸脯。
      “呵呵。”白草冷笑了几声,“接受爱抚弄,就承认朋友。”
      东方媛一下子就明白了白草意思。
      接受还不接受?
      白草已经将手从她上半身伸向了下半身,隔着她内裤抚摸着她花穴。
      “呃……呃……”呻吟声不断地从东方媛嘴里涌出。
      “不只要通过这一关,们就仍然可以做朋友?”东方媛问。
      “当然,不会欺骗。”白草笑道。
      “……那……接受……”东方媛闭上了眼睛。
      白草见状,解开了自己上衣和文胸,一直被束缚丰满胸脯完全地被解放,她解开了东方媛上衣和文胸,慢慢地俯下身体,以自己蓓蕾顶端柔和地抚弄身下少女已经坚挺蓓蕾。听到身下少女抽气声,她再将全身重量压下。她双手在东方媛全身游走,而後打开了东方媛双腿。
      东方媛腿间已经湿湿漉漉一片,白草不禁觉得自己身体也开始发热起来。她将手指探入了东方媛小穴中,深深浅浅地进入。
      好羞耻哦……异样快感再次传来,东方媛紧闭着眼睛,不敢睁眼去看现场。不一会,她感觉到自己身体被白草抱起,自己双腿被她掰开,小穴碰到了一样很奇怪东西,她一下自己惊得睁开了眼睛,却见白草早已经摘除了面具,以一种欣赏眼神注视着她。
      这还东方媛头一次进距离地观察白草,白草皮肤很白,全身也,她胸前粉嫩似乎快要娇艳地绽放。
      东方媛脸一红,但接下来她看到了更让她脸红事──原来她双腿和白草双腿交织在一起,彼此敏感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跟动起来!”白草扭动着身体,她敏感摩擦着东方媛。
      舒服感觉立即电遍了东方媛全身,东方媛也不禁模仿着白草动了起来。
      “呃!呃!”“啊~~啊~~”
      两个女孩淫液从穴中流出,她们加快了摩擦速度。
      在黑暗屋子里,两个洁白肉体彼此交缠,肉欲摩擦声此起彼伏。
      “快快快!啊……要去了!”
      在白草宣布高潮後,东方媛也瞬间到达了另外一种天堂,两个人一同倒在了杂物堆上。
      “原来一个淫娃啊……”白草戏谑地用手指捏了捏东方媛乳尖,东方媛不禁哼了声。
      也许白草说很对。自己身体竟然意外地渴求和享受别人占领。
      “……朋友……”东方媛从高潮兴奋中记起了她献身目。
      白草则坐了起来,穿好了衣服,做了一个招财猫动作:“不要相信骗子话~”t“不骗子,绝对不!”东方媛拿起衣服遮住了自己,她鼻子酸酸。
      她不相信有着悲惨过去白草会食言。
      黑暗中,白草沈默了。
      她骗子吗?从一开始,她就欺骗了这个女孩,导致这个女孩被男人玷污,刚刚她则诱奸了这个女孩一次。
      不管怎样,她就一个彻头彻尾骗子,因为她以前也被骗子深深地伤害过。
      “个傻瓜啊!”沈默中爆发,白草将狐狸面具扔到东方媛身上。
      “这个学校,不当骗子只会被人欺负!东方媛,要记住对欺骗!”
      白草吼完後,就离开了杂物屋。当她走出屋子用力地关上门时,阳光让她心情更加恶劣。
      “笨蛋!笨蛋!笨蛋!……”连续道了十几声“笨蛋”,白草就像小孩般跺了下脚,跑开了。
      而屋子里东方媛望着地上狐狸面具,泪已经夺眶而出。她收拾好自己後,在黑暗中抽泣着好长时间才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打开了,两个身影走进了杂物屋。
      东方媛立刻隐藏在角落中,大气不敢出。
      “事情进行得怎样了?”一个声音清冷。
      “不比更清楚麽?”一个声音充满了魄力。
      清冷声音好耳熟,东方媛本能地摈住呼吸。
      “这次学园祭,要取代王子,成为继承人。”清冷声音道。
      “假冒王子多年,也时候收获了。们家族将有力後盾。”充满魄力声音继续道。
      那个清冷声音难道不应该王子本人吗?
      东方媛一听到“王子”,有关於王子记忆立刻回放了出来。
      既然这个和王子一模一样声音人要取代王子,也就假冒王子人,那真正王子在哪里?
      还有那个充满魄力声音人又谁?t们要在学园祭除掉真正王子?
      东方媛被这些疑问惊得捂住了嘴巴,然而这时她脚不小心碰到了架子,一颗破损了网球从架子上滚落下来。
      那颗网球滚落在那两个身影脚下。t“谁?!”瞬间,其中一人呵道。
      

      
      东方媛被这一声问语吓得大气不敢出,她蜷缩起自己身子,努力地隐藏於黑暗之中。但,很可惜,对方并没有因为她隐藏而放弃追查网球掉落源头。其中一个身影走向杂物屋深处──东方媛隐藏之处,每听到那个身影脚步声一下,东方媛心跳就慢上了半分。
      “咚──咚──”她心不由自主地提上了嗓子眼,两眼紧盯着对方有可能出现方向。
      怎麽办啊?!此时此刻她大脑已经几乎停止运作,完全没有了任何想法。
      即使过了即将接近这个人,在靠近门口地方绝对会被另外一个人拦住,到时候自己会变成什麽样子──难以想象!
      终於那个身影出现在了她面前,以一种极高姿态俯视着隐藏在暗处、坐在地上东方媛。
      刹那间世界万籁俱静!
      东方媛直觉得对面人并不那个假冒王子,而支持假王子那个人。
      那个人身影非常俊毅,一副银色眼镜後犀利目光牢牢地锁定了在黑暗中猎物。不过奇怪,似乎认得躲在黑暗中东方媛,用食指放在唇间示意东方媛安静。
      “怎麽回事?”假王子好像有点不耐烦。
      东方媛一听到假王子话,手心里直冒冷汗。她实在无法理解面前男生手势真正意图,唯一能做便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
      “……架子老化松动了。”那个人转过身,平静地回道。
      “哦。”假王子也松了口气,东方媛更松了口气。
      她忐忑不安地注视着那个隐瞒自己男生背影,心中挥之不去一个大大疑问:难道不害怕将事情抖出去,让俩阴谋破产吗?
      在那两个人离开後,东方媛再等待了一些时间才离开杂物屋,避免早早地出去与那两个人碰面。在她从地上站起,准备离开时,意外地踩到了一个硬物。她捡起来走出杂物屋,在阳光下发现那竟然一枚徽章。
      徽章上图案骑士剑。
      “……不会吧……”东方媛冷抽了一口气。
      在她和白草进入杂物屋前根本就没有发现这枚徽章,那麽这枚徽章肯定那两个人其中一人,也许就那个放自己一码男生。
      有骑士徽章,而且背後有强大家族支持假王子政变,符合这两个条件男生──“会长?!”
      难道就沈着果断、作风硬朗骑士,圣光学园校会会长──千希曜!
      不行,一定要找到真正王子,通知!
      可怎样才能辨别出谁真,谁假呢?对那名王子只有两面之缘而已。
      不要靠这徽章主人……一想到骑士,媛不由得再想起了白草,在白草之上这个男生究竟怎样呢?
      媛注视着手中骑士徽章,陷入了沈思。就在这时,美蕾从远处走来,微笑地跟她道:“东方媛,总算找到了!达成了目了吗?”
      媛立即将徽章收入掌心,放在背後,紧张地摇了摇头。假如美蕾知道自己手上竟然有骑士徽章,三枚徽章全部收齐,她肯定要想出一些稀奇古怪念头吧。
      她这收起徽章举动美蕾全看在了眼里,然而美蕾却笑而不说,直接道明了她找媛原因──“真可惜啊!如果成功了话,这个学校就会安全一些了。啊,等一会就要开全校大会,不会忘记了吧。”
      学校大会?!
      媛一愣,美蕾立即明白了媛八成忘记这重要事了。
      “好啦,好啦,一看样子就知道不记得了。今天全校大会,校长好像有重要事宣布呢。们赶快去吧!”
      美蕾说罢,就直推着媛往前走,媛只觉得手心里骑士徽章格应得生疼。
      这东方媛入校以来,头一次参加这麽隆重全校大会。在班长集合下,全班人整齐地进入会场坐在相应位置上。王子所在班级已经早早地入场,媛偷偷地瞄了王子班级几眼,竟然没有看到那位假王子出现。就在她还在寻找假王子身影时,会场大门忽地全开,校会干部全部入场,刹那间人声鼎沸会场一片安静。
      “走在最前面就会长啦~”坐在她身边美蕾一边偷玩游戏一边小声地给她做解释。
      东方媛顶了下快从鼻梁上滑落眼镜,目光全部集中在走在最前面那个魄力逼人男生。
      校会会长千希曜英挺鼻梁上同样驾着一副眼镜,但却比在场任何人都要风雅,嘴唇上淡淡冷酷笑容,使得人心不由得被之吸引。
      那种脚步声,那种身形,还有那一种充满压迫感气息,媛瞬间就彻底地肯定──在杂物屋,发现她人就眼前这位会长。
      会长目光有意无意地飘过媛所处位置,媛心扑通一声差点从天上摔落在地。
      也认出来了吗?媛万分紧张。
      还好,因为大会即将开始,校会干部全都坐在了最前排,媛不禁舒了口气。
      这残存一口气,也许还能让她有所生机。
      校会干部一入场,校会进度明显快了许多。校长一位长得肥肥头发已经花白老爷爷,悠然地走上了讲台,在花了不少时间讲述了最近学校发生事情和包括校园祭在内活动进度之後,特地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郑重地道:
      “今天校会最後一件事,则向大家介绍,本校新进英语老师──”
      伴随着校长介绍,从教室席中走出一位男子,彬彬有礼地走到讲台上。
      媛一开始不以为意,她心里一直在惦记着骑士和王子事,哪里知道当她一看到台上男子後,全身上下好像一下子被冰水浇过。
      冻彻人心冰冷……“……”
      内心有一个不想再提起人,不想再记起人,此时此刻就站在台上。
      “──言夜旻。”
      校长话清晰地传达到每个人耳中。
      “好帅啊!”“真迷人呐!”女生们小声赞叹此起彼伏。她们为既骑士王子两大美男之後,又有一英俊男子会在学校出没而高兴。
      但东方媛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快要傻掉了,偏偏这时,台上男子却对她所在方向露出了邪魅笑容,以一种慵懒磁性声音宣布:
      “各位,将接替曹瑛老师成为高一(3)班英语老师暨班主任。”
      “啊──”其班女生均发出了叹气声,媛所在班级女生则异常地欢呼雀跃。
      唯独东方媛愁眉苦脸,她用手挡住自己脸,尽量将身体压低,躲避台上那灼灼视线。
      ……天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个人干吗到这个学校,还当上了自己班主任?以後岂不天天都要见面啦……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