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507一手导演的好戏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507一手导演的好戏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393
    管理员

    一手导演的好戏

    刘小静很快就把自我约束踢到了九霄云外,起身下床冲到了秦大爷的门房。
      
      让刘小静大失所望的是秦大爷并不在房里。「老东西,死哪去了!放着我这白嫩的身子不来享用!」她心里嘀咕着回到了寝室。可是越来越强烈的慾火让她坐卧不安。
      
      她漫无目的地走出寝室楼,走动中两条大腿之间的摩擦,下身与内裤的摩擦更加助长了女大学生的慾望。正在刘小静心烦意乱时,她抬头一看,这不是开水房吗?包义!对!包义就在这里啊!反正已经被他搞过一次了,再来一次又有什麽关系呢?管他呢,先解解渴再说!
      
      刘小静从开水房的西边的侧门绕进锅炉房。天哪!好热!简直燥热难当。锅炉房里包义赤裸着上身,正在用铁锹往炉子里送煤炭,全身上下大汗淋淋,布满肌肉疙瘩的上身更是黝黑发亮,活生生一个黑人健美运动员。
      
      「啊!」刘小静的丰臀不由自主地颤动一下,下身流出了一大股淫液,刘小静知道,这是发情期的雌性动物受到某种性诱惑的条件反射。
      
      刘小静站在那呆呆地望着正在埋头干活的壮汉,并不吱声。包义干完活转过身来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在他的眼前,一个梳着马尾辫,上穿红色体恤,下穿网球运动裙的美人亭亭玉立在满是煤灰的锅炉前。
      
      他没想到这个大美人会到这里来,显得不知所措。当然,他从刘小静美目含春的眼神里看出了美人需要什麽。他恨不得立即冲过去与眼前的美人儿行周公之礼,可是他往前挪动了两步突然停住了。
      
      刘小静想他一定会用他那满是煤灰的臂膀把自己抱起来,抱进卧房让自己快活的享受他的身下之物。可是他站住了,一动不动,脸上一脸尴尬。
      
      原来,包义那个与锅炉一墙之隔的卧房已经有人在里面行周公之礼了。那对野鸳鸯不是别人,女的是包义的老相好白珍珠,男的正是刘小静刚刚要找的老情人秦一鸣,秦大爷!
      
      自从三人狂欢後,秦大爷终日闷闷不乐。以前,刘小静几乎天天夜里往他的门房里钻,让他享受不尽香肉艳福。一晃,刘小静已经有半月多没来了,钻惯了仙女洞的老藤棍没了用武之地,天天昂首挺立,不肯低头,让老秦头苦不堪言。
      
      这事儿让和秦大爷一贯交好的包义知道了,包义心想,这肯定是自己强行插入一腿造成的,刘大美人生气了,再不理秦大爷了。包义很仗义,人家的相好让我给气跑了,就把自己的老相好白珍珠让给秦大爷吧。
      
      白珍珠就是刘小静宿舍楼的保洁员,五官长得还算端正,就是眼睛小,笑起来眼睛成了两条缝。可是白珍珠拥有一个傲人的身段,三十岁出头的她显得曲线玲珑,丰乳肥臀,给人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肉感。
      
      包义把自己的想法对秦大爷和白珍珠说後,两人都死活不同意,最後还是包义把珍珠先说通了。
      
      他把秦大爷下面的那根东西说的出神入化,简直是神龙一条,把个生性好淫的熟女说得直流口水。
      
      今天,包义请秦大爷喝酒,偷偷在秦大爷酒里下了一包春药。本来就慾火中烧的秦大爷顿时慾火焚身。这时穿着性感的白珍珠进来了,她看到秦大爷下身顶起的大帐篷,霎时心猿意马,下面的小口口水直流!
      
      包义假装有急事儿趁机溜了出去,白珍珠心领神会,主动往秦大爷身上蹭,蹭得秦大爷再也坚守不住,「嗷」的叫一声,一把把她推趴在酒桌上,让珍珠撅起丰臀,又从肥臀上扒下她的短裤,自己的短裤都没脱,从一侧的裤口掏出驴鞭一样的大肉棍,对准珍珠流蜜的肉缝不顾一切地插了进去!
      
      「啊!大爷,胀……慢点!啊……一点点进……你的好大啊……爽……好长……插到……心口了……啊好满啊……包义……没骗我……你的屌……真是好东西……爽……啊爽!」这时,包义并没有走远,耳朵贴在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听到这里,知道事成了,才跑到锅炉前奋力舞动铁锹,想干力气活压抑自己心里的阵阵醋意。
      
      他没想到,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淫。
      
      老秦头的相好刘小静主动送上门了!
      
      包义愣了片刻,马上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刘小静身前,把个身材苗条的刘小静扛布袋一样抗在肩上,快步走进锅炉另一侧的耳房。
      
      这间耳房内堆满了生炉火用的木材,两人没地儿坐,没地儿躺,包义情急之下,一把将刘小静头朝下高高抱起。刘小静被他这麽一抱,头朝地脚朝天,裙子垂落在腰上,雪白的下半身暴露无遗。
      
      刘小静怕跌落到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钩着包义的脖子,下身正对包义的大嘴,刘小静阴部发出的阵阵骚味直冲包义的鼻子。包义这才看到小浪妮子没穿内裤,包义心想这倒省事儿,低头在刘小静粉红的屄上舔了起来。
      
      只见包义的大黑脑袋被紧紧地夹在有着优美曲线的两片嫩白丰臀之间,包义的大红舌头在刘小静粉嫩的阴唇上舔来舔去,时而没入小沟,时而在阴沟上部的阴蒂上上下拨动。娇滴滴的女大学生被舔得花枝乱颤,粉臀扭来扭去,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嘴上却叫爽不迭。
      
      「啊……天啊……舔啊!啊……好舒服……爽啊……唔……爽死了……再舔……小豆豆……好死了……爽……」大头朝下的刘小静泛着片片春潮的脸颊正对包义裆部高高的帐篷,她知道,那下面有一根愤怒的大黑肉棍。她的屄被包义舔得舒爽无比,这时的她早就忘记了自己女大学生的身份,纵情享受着这个黑大汉给自己肉体带来的快感。作为回报,她把包义的大裤衩子推到膝盖上方,大帐蓬下方早已翘起的大黑棍子脉动着向上弹跳,不停击打着她的面颊和红唇。
      
      看不出是刘小静故意还是包义故意,在她张口叫爽时,那根脉动的大屌生生插进了嘴里。这样的口交让见多识广的刘小静也新奇不已。大黑棍子在刘小静的樱桃小口里进进出出,头上的马尾辫有节奏的荡来荡去……很快,两人都到了需要与对方性器交合的时候了。包义将刘小静放在地上,从背後把她的白裙子掀起,露出两片雪白、粉嫩的屁股,挺起他那黑黝黝的大肉棍子,照着屁股沟子就捅。捅了几下就是进不了该进的小屄,刘小静弯下腰,一只手从两条粉嫩的大腿间捉泥鳅一样抓住黑棍子,引导到沼泽一样的屄口,包义再一送,「叽戛」一声,尽根戳了进去。
      
      「啊……」刘小静发出舒爽的叫声。
      
      包义插入後,两手箍着刘小静软软的腰肢,藉着酒劲儿,「哗叽」「哗叽」「哗叽」地疯狂抽送,他看到自己油黑发亮的大肉棍子在刘小静雪白的屁股沟子里快速进出。
      
      刘小静叉开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圆圆的肥臀高高耸起,柳腰下沉,一手反勾着包义结实的黑臀,一只手扶着身前的一根木材,上身前倾,红色的T恤和乳罩不知何时被拉倒乳房上方,两个既挺又软的大奶子欢快的蹦跳着。
      
      她紧锁双眉,面带微笑,时而伸出粉红的舌头舔舔嘴唇,时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喉咙里不停的呻吟着。
      
      「啊啊……好硬,好……顶得好……好舒服哟……插死我了……好快……插深些……啊……好舒服啊……插死我了……爽啊……过瘾……唉唉……要来了!
      
      啊……死了……」刘小静发出一声怪叫,顿时全身僵硬,丰臀和大腿颤抖个不停,然後全身酥软,要不是包义紧搂着柳腰就瘫在地上了。
      
      包义眼看这「隔山取火」的姿势玩不成了,「噗」的一声拔出黑枪,天哪,自己那只本来黝黑的大肉棍上布满了乳白色淫液,简直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心想这小妮子真骚啊,一定要喂饱她!他从正面将刘小静抱起,刘小静也伸出两只莲藕似的胳膊环绕在包义的脖子上。包义两臂托起她分的很开的两条大腿,将她的阴部对正自己的大阴茎,两臂稍往下一放,「叽戛!」沾满淫液的又黑又粗的肉棍应声而入。
      
      「啊……」刘小静浪叫一声,脸拚命向後仰起,屁股颤巍巍地接纳了那条刚刚让她舒爽欲死的大黑屌。包义下身与两臂协同动作,让自己那根黑肉棍在刘小静的屄里大幅抽动。
      
      不一会儿,刘小静再次发出雌猫一样的娇叫:「哦,好美,好舒服……啊!
      
      喔……」刘小静高高挺起胸部,包义顺势低头噙着她的一只乳头贪婪地吸吮着。上下同样强烈的刺激折磨着她,使她感到窒息,涨得满脸通红,她又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淫叫:「啊……黑大汉……你……你……的……那个……东西……好长……好长……好硬……插得我……我舒服……极了……真美……美极了……插呀……插吧……哎……唷……」包义看刘小静被自己肏得欲仙欲死,十分得意,越插越猛,越插越深,越插越快。他知道,只要一次性管够,这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就会永远不会忘记这甜蜜的一瞬。
      
      她扭着屁股,两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身体,牙齿在他的肩上乱咬乱啃,突然用力一咬,直咬得包义痛叫起来:「哎呀,……痛……小浪妮……不要咬我……」她咯咯地浪笑起来:「大哥……劲……真大……插得我……美死了……太好了……唔……又要……来了……啊……来了……好极了……哎哟……妈呀……爽死我了……」她拚命用屁股顶着他的下身,让阴穴紧紧地和肉棒相结合,不让它们之间有一丝丝的空隙。在惊人的吼叫之中,淫水如喷泉似地由肉棒边隙,迸溅而出。
      
      包义只觉得肉棒一阵阵的发涨,龟头一阵阵的发痒。这种痒,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又返回肉棒。他拚命用下身顶她的屄,终於像火山爆发一样,喷犀而出乳白的精液与透明的浪水,在不断收缩的穴洞里相会合。
      
      此时,二人都已经大汗淋淋,刘小静的阴部更是一片泽国,淫水、汗水还有包义的精液,她自己也分不清是什麽了。这时,她才感觉太燥热了,热的让她喘不上气来。她快速拉下体恤和短裙,朝包义妩媚地一笑转身跑出耳房。
      
      刘小静绕过热腾腾的锅炉,想走出锅炉房,突然听到一个女人好像痛苦万分的呻吟声,她仔细听:「啊……啊……唉唉……爽死!爽……嗷……怎麽会……这麽好……舒服死……啊……」声音是从写有「锅炉工宿舍」门牌的房间里发出的,刘小静立即意识到还有一对男女在这里交合,好奇心让她蹑手蹑脚走到房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啊……人家……又好一次……秦大爷,你真行啊,肏的俺好了三四次……天哪,你还这麽硬啊,还没泄?啊!不能再肏了,累死俺了,你这麽大年龄……比包黑子还能肏,秦大爷我帮你打飞机吧?」「好啊,弟妹!今天好想射个痛快!」听到这里,刘小静吃惊地瞪圆了双眼。她听出来了,里面淫叫的女人是她们宿舍楼的保洁工,平时女生们都叫她白师傅的女人。那个男人就是给自己带来无数次性福的门房老头秦大爷!
      
      天哪!他们怎麽搞上了?还是在包义的宿舍。那个女人是包义的老婆吗?不会!包义好像知道他们在自己房子里翻云播雨!好啊!老秦头把我让给包义搞,包义又把自己的相好让给老东西。这……这不是……比我还开放……可是,那个姓白的女人哪里能和我比,老东西放着我这白亮亮、嫩生生的大姑娘不搞,偏偏……刘小静顿时醋性大发,要踢门进去,可转念一想,我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怎麽能和他们一般见识,一甩马尾辫冲出了锅炉房。
      
      包义看到了刘小静的举动,知道自己一手导演的好戏让她看见了,一时不知所措,好在刘小静自己跑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